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发表时间:2016-04-21 21:58:45 点击:8981976 回复:2326

我心正在飘雪 联盟:【初恋联盟】 - 中级作者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那些年我们是兄弟#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就离婚了,父母离婚后,我爸就强行的把我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
在那里我就住进了我后妈的家。
我后妈叫余晴,是一家文具厂的老板,我父亲就是因为她,才会那么决绝的抛弃我的母亲的。
余晴有一个女儿,叫余漫,余漫比我大一岁,第一次见到余漫,我就知道她对我很不友好。
住进余家后,余漫经常在我父亲和后妈不在的时候叫我“野种”。
开始的时候,我争辩,我不是野种,我是我爸妈生的孩子。
发表时间:2016-04-21 21:58:45
该帖子被李幺傻的助理 加为精彩
奖励:18000MP
3
5
1
并对楼主说: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04月22日 15:33:15

    喜欢本文的读者欢迎加入飘雪的读者群: 366351936,或者加QQ:3207045193感谢您的关注!

      余漫冷笑,你和你爸一样都不是好东西,如果不是你爸的话,我妈和我爸就不会离婚。

      在住进余家两个月后的一天,余漫倒开水时不小心烫伤了自己的腿,当时她大叫,叶开,你怎么拿开水泼我?
      余漫大叫后,我的父亲和后妈就从楼上闻声跑了下来。
      “怎么回事?”当时我父亲阴沉着脸问我,而我后妈则心疼的在查看余漫的伤势。
  • 2016年04月22日 15:33:38
    因为开水是滚烫的,余漫的腿上直接被烫起了泡。
      “叶叔叔 ,叶开说,要不是我妈的话,你就不会和他妈离婚,他骂我妈狐狸精,骂我是狐狸精的女儿,所以他用开水泼我。”
      在我还没有回答我父亲话的时候,余漫便开口了。
      之后,我父亲直接上前就拽住了我的耳朵,说:“是不是这样?”
  • 2016年04月22日 15:33:52
    当时我沉默了,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自己的亲生父亲在没有确定事实的真相之前,就已经死死的拽住了自己儿子的耳朵,这样的情况,回答已是多余的,当时就算我极力否认,我相信我父亲和余晴也不会相信我的话。
      那一天,我被我父亲用皮线把屁股都打开花了,他还让我在客厅跪了整整一个晚上。
  • 2016年04月22日 15:34:10
    从那次事件之后,我父亲就再也没有抱过我一次,也没有再叫过我一声儿子。
      我每次见他,他都是阴沉着脸的,“你和你妈一样,都是贱命,给你好日子,你都不知道珍惜!”我父亲经常在余家母女面前这样厉声的训斥我。
      而余漫在那次事件后,对我更是变本加厉,她经常向我父亲告状,不是我拿了她的铅笔盒,就是在我剪烂了她的衣服,每次的诬陷,我父亲都会拉着我的耳朵要我向她道歉......
  • 2016年04月22日 15:34:27
    我始终不相信我父亲会不知道余漫每次都是诬陷我的,我确定他这样做肯定是为了讨好余晴,从而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
      我父亲都如此对我,余晴对我的态度就更不可能好了,这老女人喜欢的乃是我高大帅气的父亲本就不是我这个拖油瓶。
      在后来的日子,这老女人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就对我咆哮,什么扇耳光,拽耳朵的事那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 2016年04月22日 15:34:41
    在余家,我逆来顺受,在这个家我本就是个多余人,对余家母女以及我的父亲,我除了恨再无其他。
      这些年我暗暗发誓,我一定要逃离这个家,有朝一日我有了能力,我一定要寻回自己亲生的妈妈。
      上初中后,我开始了寄宿生活,我和父亲以及余家人的接触开始逐渐变少。
  • 2016年04月22日 15:34:57
    这是我初三下学期的某个星期六,我探听到我父亲和后妈去了外地,我决定今天回家取点自己的东西。
      余晴乃是一富婆,她家的房子是一幢两层的小别墅。
      这天,我一路上哼着小曲,不多一会就抵达了余家。
      我父亲和余晴虽然对我不好,但余家的钥匙他们却还是配给我了的,所以我顺利的进入了余家的院子打开了屋门。
  • 2016年04月22日 15:35:12
    我在余家虽然是个不受欢迎的人,但我也拥有自己的房间,因为在表面上我毕竟也是这个家的一员。
      我在余家住在2楼,进屋后,我直奔自己的房间。
      进入房间,我拿了几套夏天的衣服以及自己上次遗落在房间里的MP3后就准备离开。
      就在我走到房间外的走廊上的时候,我被一阵咿咿呀呀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 2016年04月22日 15:35:28
    有人!余漫今天也在家?
      传出声音的地方正是余漫的房间,那房间中的声音很像岛国大片中女人干那事时兴奋的呻吟声。
      余漫难道带男人回来了?难道她正和男人在房间里干那事?
      我向着余漫房间的方向仔细观察,我意外的发现,余漫房间的门竟然是半掩着的。
  • 2016年04月22日 15:36:29
    尼玛的,这些年受尽了你的虐待,今天掌握到你犯罪的证据,然后传到网上定让你声败名裂。
      当时我的思想扭曲了,所以我蹑手蹑脚的开始向余漫的房间慢慢靠近。
      等我把眼睛靠近余漫的房间后,我差点直接喷鼻血。
      余漫的房间里没有男人,她也没有和男人干那事,此刻余漫正在跳舞。
  • 2016年04月22日 15:36:49
    跳舞本是正常的,但不正常的是余漫身上什么都没有穿。
      说实在的,虽然我很恨余漫,但凭良心说,现在的余漫长得很漂亮乃是一标准的美人坯子。
      看到余漫在电脑前跳着舞,我立刻知道余漫在搞什么玄虚了。
      原来这女人是不甘寂寞在和人聊天。
  • 2016年04月22日 15:37:05
    大师兄,师傅和回复被妖怪抓走啦
  • 2016年04月22日 15:37:24
    你看不见该条回复可能因为你还不够污
  • 2016年04月22日 15:37:38
    “砰!”就在我拿出手机正在犹豫的时候,我一不小心直接撞到了门上。
      那门是半掩着的,我这样一撞,门直接就被撞得大开。
      “是谁?”屋内立刻传出余漫的惊叫。
      “啪!”
      听到余漫的惊叫,我手一抖,手里的手机便掉到了余漫的房间之内。
  • 2016年04月22日 15:37:54
    看见手机掉进了余漫的房间,当时我啥都没想,直接就冲进房间捡自己的手机。
      在我刚刚捡起手机之后,我听见了余漫厉声的怒吼:“原来是你,叶开,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偷看。”
      我闻声抬头,现在的余漫已经摘掉了面具,此刻她正涨红着脸向我的身前冲来。
  • 2016年04月22日 15:38:18
    楼上说的对!楼下也别闲着!赶紧回复!
  • 2016年04月22日 15:38:33
    “叶开,你这个贱骨头,你竟敢跑来偷看老娘。”
      穿好衣服后,余漫冲到我面前指着我的脸面色扭曲。
      “老娘?你和你妈一样都是贱人,都是无耻勾引男人的贱人,我就算要偷看也不会偷看你这样的货色,告诉你,我只是恰巧路过,听到你无耻的声音,我这才来掌握你犯罪的证据,好让你声败名裂的!”
  • 2016年04月22日 15:38:48
    我冷笑,今天的我早已不是昔日那个任人宰割的主了,从小所受的屈辱让我的性格变得坚强和不屈,在上初中后我告诉自己,我将不再软弱,我不要再让别人踩在我的头上。
      “你,你偷拍?”
      闻得我的话,余漫先是脸色一变,随后她看到了我手里握着的手机。 
      我冷冷的看着余漫,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 2016年04月22日 15:39:08
    “你,你是什么时候鬼鬼祟祟来到我的门外的?”余漫脸色变了。
      看着余漫脸上的表情,我顿悟了,这女人原来是在害怕我早早就来了,在她戴着面具开始跳舞之前她肯定是露脸的,如果我在那时就来了,拍下了完整的视频了的话,那么这视频中戴面具热舞的女主就能锁定。
  • 2016年04月22日 15:39:28
    我冷笑的望向余漫:“你猜!”
      余漫这下脸色大变:“叶开,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想把这手机里的东西给你那不要脸的妈看看后,就传到网上去。”我晃晃手里的手机轻描淡写的说着。
      “你敢,你这贱骨头竟然敢来害姑奶奶。”
      余漫原形毕露,叫着直接向我扑了过来。
  • 2016年04月22日 15:39:48
    我看到这一情况,顺手一推刚好推到了余漫胸前那两团软绵绵的物体上。
      余漫一下就被我推倒在地,她挣扎的站起来的时候脸都涨红了,“叶开,你好无耻,你竟然占我便宜。” 
      “占便宜?”
      我直接呸了一口,我骂道:“像你这样的贱人,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了,老子占便宜也不会占你便宜。”
  • 2016年04月22日 15:40:05
    本来我不是那种色欲熏心的无耻之徒,但一听到余漫到现在依然对我语气不善,我就怒从中来。
      这些年,余漫对我的种种现在就像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的在我的脑海中又重演了一遍,我握着拳头望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眼睛都红了,这个女人的妈抢走了我的父亲让我失去了父爱和母爱,这个女人让我这些年受尽了冤枉和屈辱,对这样的女人,我决定绝对不可以手软。
  • 2016年04月22日 15:40:22
    “现在我就把你风骚的样子传给你的妈,让她看看你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模样。”
      我拿着手机,做出要传东西的样子。
      余漫看到这,脸色巨变,她知道我有她妈的电话号码。
      “叶,叶开,别,别这样,你说你到底要怎么样?”余漫的声音终于妥协下来。
  • 2016年04月22日 15:40:41
    你来晚了一步,该条回复走得安详
  • 2016年04月22日 15:40:58
    我答应了,先前本就没有视频,我要余漫跳舞正是要真正的拍摄。
      “声音,声音,快点,全部按着原来的位置和原来的步骤。”
      我忍着心中翻滚的热血,指挥着余漫,此刻我在暗暗骂着自己无耻,我想不到我竟然会被仇人的身体吸引,我的身体和心里现在竟然有那样的冲动。
  • 2016年04月22日 15:41:15
    该条回复因涉嫌违规已经被黑风老妖抓走了
  • 2016年04月22日 15:41:41
    别瞅了,我是来顶班的,前面一个老兄已经被关小黑屋了
  • 2016年04月22日 15:42:01
    我想说什么来着,容我再好好想想
  • 2016年04月22日 15:42:24
    该条回复因涉嫌违规已被带走,现在赶快来写下你的精彩回复吧
  • 2016年04月22日 15:42:42
    报告!该条回复因涉嫌违规,已被我们带走
  • 2016年04月22日 15:42:57
    我再笑:“先前我是什么都没拍,但这次我拍了。”
      我晃晃手机,看着激动的余漫。
      “噗!”余漫差点直接喷血,她指着我,手指颤抖,但久久没能说出话来。
      我满意的看着余漫的表情,我想不到看到仇人痛苦,我的心里竟然会这么的爽。
  • 2016年04月22日 15:43:13
    “以后你要再敢对我大呼小叫,那么你风骚的样子就将传遍全中国!”我冷冷的望着余漫,现在我掌握了余漫的犯罪证据,我就可以将她玩弄于股掌之间。
      我这个人有一种性格,那就是恩必报,仇必还,我对余家母子虽然没有恨之入骨,但也咬牙切齿。
      “叶开,如果你不把视频删了,我让你从这个家彻底消失。”余漫脸上露出一抹狠色。
  • 2016年04月22日 15:43:27
    我笑了:“对这个家我没有丝毫眷念,只要时机一到,我扭头就会离开,难道你个傻逼以为我会把这个冰冷冷的地方当家?”
      “叶开,我承认以前冤枉你是我不对,只要你删了视频,我们就冰释前嫌,我再也不会为难你好不好?”余漫服软。
      我狂笑:“汽车撞墙你知道拐了,股票涨了你知道买了,傻逼,我玩完你,让你大起了肚子再把你甩了可以吗?”
  • 2016年04月22日 15:43:42
    我一边张牙舞爪,一边打开自己的手机录像,我要让余漫看看她自己风骚的模样从而进一步刺激她。
      但我在手机录像里找了半天也没能找到刚刚拍下的视频,原来我刚刚因为激动,根本就没有将手机录像功能全部打开。
      这一发现后,我直接就想吐血。
  • 2016年04月22日 15:44:01
    “刚刚没拍到?”余漫察觉到端倪。
      “是啊!”我下意识的回答。
      “那要不要我重新给你再跳一遍?”
      “啊!”
      我猛的抬头看到余漫拿着一把水果刀正直接向我扑来。
  • 2016年04月22日 15:44:15
    看着眼前的情形,我知道除了逃走我别无他选,“尼玛的,搞什么飞机,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让你的大意给飞了!”我在心里狠狠扇了自己几个巴掌后立刻夺路而逃。
      而我的身后传来了余漫恨之入骨般的怒吼:“叶开,我余漫和你不共戴天!”
  • 2016年04月22日 16:08:12
    和从和余漫在余家发生那件事后,我一连三个月都没有回过余家。
      我每天战战兢兢,我害怕余漫向我父亲和余晴告状,然后他们一起来学校找我兴师问罪。
      但事实证明是我多虑了,这3个月来一直风平浪静,我父亲每个月打给我的生活费那是一分钱都没有少。
  • 2016年04月22日 16:08:34
    直到中考结束,我都没有接到我父亲的问罪电话。
      这是黄昏,残阳如血,我坐在城西的一座光秃秃的小山上静静的看着远处的城市。
      城市中巨大的烟囱内黑色的炊烟正在天空升腾着,汽车的笛声,人群的喧闹声在这里依然可以清晰的听见。
  • 2016年04月22日 16:08:56
    “开子,就知道你又爬到这里来了 !”
      就在这时,一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男人从我身后的山坡下爬了上来。
      男人的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的东西,我不用猜就知道是鸡爪子和啤酒。
      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兄弟刚子。  
  • 2016年04月22日 16:09:14
    这些年我一共认了两个兄弟,一个是刚子,还有一个是涛子。
      我们3人在初中的学校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组合,我们行事的准则是,不求欺人,但求无人敢欺。
      “来,兄弟,喝酒。”
      刚子一甩手就扔给我一听听装的青岛啤酒。
  • 2016年04月22日 16:09:33
    我们拿着听装的啤酒一口气干了半罐后,刚子开口道:“开子,这次你考上重点高中,涛子虽然没考上,但他家有钱,他爸肯定也会帮他买分数线上高中的,只有我,这次是真的要离开学校了。”
      刚子说到这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本来我也不喜欢上学,只是这次我们兄弟就真的要各奔东西了。”
  • 2016年04月22日 16:09:50
    刚子说完这话,眼眶有些微红。
      听到刚子的话,我的心中也是一酸。
      我的兄弟刚子,在学校他虽然是出了名能打的狠人,但他的学习成绩却是一塌糊涂的,这次他距离重点高中的分数线相差足有万里,而他的家境情况他的父母根本不可能帮他购买重点高中的分数线。
  • 2016年04月22日 16:10:10
    “刚子,考不上重点高中,上个普通一点的也行啊!”我出言安慰着刚子。
      刚子挥挥手:“算了吧,普通高中念了也是白念,一个学校几年也出不了一个一本的学生,那样念书就是浪费钱,再说,我家的情况是不可能同时供起两个高中生的,我妹妹这次已经考上了重点高中,我还是安心在涛子家的砖厂打工,让我妹妹好好上学吧!”
      刚子话完,我沉默了。
  • 2016年04月22日 16:10:31
    刚子的妹妹叫林燕,和我们是一个年级的,她和刚子可不一样,刚子初二留了一级,其成绩每次还是稳稳保持在年级倒数十名之内,而林燕却是学校的优等生。
      如果让我选择,我也会选择让林燕上学,让刚子这货打工的!
      “开子,好好上学,去了新的学校有啥过不去的事记得给兄弟打电话。”刚子拍了拍我的肩膀,他的神色很认真。
  • 2016年04月22日 16:11:07
    我看着刚子,我的眼眶有些湿润,我知道他这句话不假。
      在我上初二时,有一次我得罪了社会上的一小混混坤仔,坤仔找了5,6个小混混在校外堵我,当时我被干趴下了,是刚子提着两把菜刀冲上来和坤仔他们对拼才将坤仔他们赶走的,那天刚子的头被坤仔他们干了好几钢管,那血是流得满脸都是。
  • 2016年04月22日 16:11:23
    即使是那样在赶走坤仔后,刚子还是在第一时间扶起了我,问我有没有事?
      当时看着满脸是血的刚子,我就知道这个人能做兄弟,这样的兄弟一做就会是一辈子的。
      这3年来,我和刚子的暑假和寒假都是在涛子家的砖厂度过的,涛子家的砖厂就在这小山之下。
  • 2016年04月22日 16:11:41
    我和刚子喝着酒,我们看到从涛子家的砖厂内闪电般的蹿出了一人,不多一会那人就跑到了半山腰,在半山腰他大骂:“你们这两货真他么不够兄弟,竟然有酒喝不叫我。”
      我和刚子笑了,来人正是涛子。
      涛子跑到山顶后,拿起酒就干,看他这模样他就像是八百年没喝过啤酒一般,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瘦的跟猴差不多的人竟然会是一砖厂大亨的儿子。
  • 2016年04月22日 16:11:56
    “涛子,你慢点,没人跟你抢,我问你,还有5天就要开学了,你爸给你买了分数线没有?”
      我问着涛子,我的心里有些许的期望。
      刚子不能上学了,如果涛子能跟我去同一所学校,那么我的高中旅程也就不会那么的孤独了。
  • 2016年04月22日 16:12:17
    “我爸说要给我买分数让我上1中,但是我没让!”
      涛子的话差点让我吐血,我指着涛子的鼻子骂着:“你是脑残吗?你爸给你买分数你怎么不让?”
      涛子拍拍我的肩膀笑了:“算了吧,我这成绩就是上了高中估计也是浪费钱,我要能考上大学,估计母猪都能直接飞天。”
      涛子说完顿了一顿又继续道:“我爸是有点钱,但那些钱都是留着给我娶媳妇用的,我可不能把它浪费在其他的地方。”
  • 2016年04月22日 16:12:38
    涛子这话出后,我破口大骂:“你这二货就是重色轻友,你为了娶老婆连兄弟都不要了。”
      我骂完,涛子又笑:“开子,你以为大家都像你长得那么帅,不用考虑那些事的,我决定了,不上学直接讨老婆生孩子算了,每天抱着美人,那感觉多爽。”
      我听到涛子的话直接一拳砸了过去:“涛子,我他么对你太失望了,你以前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你喜欢的人是柳佩佩吗?怎么眨眼功夫你就要娶其她的女人了?”
  • 2016年04月22日 16:12:59
    涛子用瘦得只剩下排骨的胸膛接住了我的铁拳后叹了口气:“哎,别提了,柳佩佩那如花似玉的模样怎么可能看上我这如猴般的猴神,我还是务实一点找一个差不多的女人温柔算了!”
      涛子这话我是认可的,柳佩佩那绝世美女貌似真的没有看上涛子的可能。
      那天晚上我们兄弟3人又去了我们常去的西街排档。
  • 2016年04月22日 16:13:16
    在排档里我们点了烧烤和啤酒,酒一杯一杯,菜却动得很少。
      涛子说:“真快,3年眨眼就过去了,这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刚子说:“对,我们兄弟转眼就会各奔东西。”
      我说:“即使不在一起了,但兄弟们的心却依旧会在一起,我们既然做了兄弟就会是一辈子的。”
  • 2016年04月22日 16:13:34
    那天我们一直喝到东倒西歪才离开那家大排档,我们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初中的校园,在学校水泥的过道上我们扶着彼此的肩膀,嘴里大声的唱着黄家驹的歌,唱着那首《光辉岁月》。
      在这里我们曾经热血飞扬,在这里我们懂得了什么是兄弟,在这里我们知道了什么叫友情!
      在这里我们曾经情窦初开暗恋过漂亮的女孩,在这里我们打过,骂过,靠着硬邦邦的拳头打出了自己的江湖。
  • 2016年04月22日 16:13:51
    最后坐在学校的后山,我们都哭了。
      涛子激动的说,他舍不得和兄弟分别,舍不得曾经肯为了他挺起胸膛去找初三扛把子吴云的我们。
      我和刚子笑了,因为在这个年代为了兄弟我们曾经两肋插刀。
  • 2016年04月22日 16:14:07
    我们在学校的后山坐了整整一夜,那一夜,我想起了李潇儿,想起了王萍,想起了很多很多的同学,我不知道他们在这初中毕业后都将去往何处?也不知道我和他们中间的某些人会不会在新的学校中重逢?
      但我知道在这里属于我们的光辉岁月已经结束,我们即将面对的是新的挑战,是新的江湖。
  • 2016年04月22日 16:14:28
    第二天,我坐上了去往远方的一辆大巴车。
      大巴车的终点站在千里之外,从初一开始,每一年我都会用自己在涛子家打工挣来的钱去一次那个远方。
      那里是我母亲的家,在我离开母亲大一点后,我便打听到了当年我和我母亲一起生活的地方的地名,只不过一直到我上初中后,我才拥有了跋涉去那里的能力。
  • 2016年04月22日 16:14:46
    不过在那里我并没有找寻到我的母亲,我母亲村子里的人告诉我,我母亲在和我父亲离婚的那一年就离开了那里,她去了哪里,没人知道,这些年她除了回来给我已故的外公外婆扫过一次墓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儿时记忆中那3间红漆黑瓦的房子已经残破不堪了,它似乎证明着因为那场婚变,那个家已经残败。
  • 2016年04月22日 16:15:04
    但即使是这样,每一年我都会再去母亲所在的村子找她,我希望有一天母亲会回来,她村子的人能告诉她,她的儿子每一年都会来找她,那样的话,她或许就会留在原地等我,那样的话我们已经错过太久的人生里就不会再上演那么的错过。
  • 2016年04月22日 16:15:20
    这一次,我依旧失望,我在母亲的村子里住了一天后,便匆匆踏上了回来的路。
      列车呼啸着,村子消失在了列车的身后,我坐在大巴车上握紧拳头,明天我还会再来,这场跋涉停止的时间,要么是团聚,要么就会是生命的尽头!
  • 2016年04月22日 16:15:40
    高一开学的那一天,1中门口那是人山人海,帮儿女推着行李,提着书包满脸微笑的父母那是四处可见。
      在那样的氛围里,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是形单影只的。
      我低着头踏进学校,直接奔向报名点。
  • 2016年04月22日 16:15:56
    每每在这个时候,我就会更加思念我的母亲,我相信如果我母亲在身边的话,在我人生如此重要的时刻她一定会陪在我的身边。
      这样的画面每每上演一次,我对父亲的怨恨也就会加深一分。
      报名的第二天,学校进行了分班,我被分在了高一3班,分班后我见到了我的极品美女班主任周雪。
  • 2016年04月22日 16:16:11
    周雪是刚刚应届毕业的名牌大学生,她身材高挑,胸前鼓鼓,她举手抬足间都充满了女性成熟的魅力。
      有这样的美女班主任,这是一件足够让人高兴的事。
      但除了这件高兴的事外,还有一件让我很难过的事。
      那就是在高一3班我看见了一个熟人,一个我很不想见到的熟人,这熟人就是余漫。
  • 2016年04月22日 16:16:27
    见到余漫我其实没有太大的惊讶,余漫和我同级,不过她的初中被她那有钱的老娘送去了封闭学校,据说余漫在那封闭学校的成绩能稳稳的居于前5,就凭那样的成绩,余漫考上1中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的事,何况就算有例外,如余漫中考时大姨妈突然来了而导致发挥失常,她那有钱的娘也会找关系,砸人民币把她送进一中的。
  • 2016年04月22日 16:16:46
    我有点想不通的是,这高一新生好几百人,一共分成了8个班,这余漫怎么就会跟我分在一个班的,这个从小冤枉我给了我无尽屈辱的人竟然和我存在有同班的缘分,这他么真是件怪事。
      余漫看到我那是面无表情,在不经意间我甚至可以看到她对我咬牙切齿,余漫从小就恨我,上次我在她家又让她用嘴帮我弄那玩意后,我相信她对我的恨那更是呈滔天之势。
  • 2016年04月22日 16:17:02
    余漫一进高一3班,立刻就成了班上男生如蚊子吸血般追逐的对象,给她买饮料的,打饭的,送娃娃礼物的那是大有人在。
      在余漫的追求者中有一2蛋,叫段雷,这货家里是开KTV的,他老爸每天接送他上学开的是宝马X5,这货一看见余漫那直接就拜倒在了余漫的石榴裙下。
      有一天这货直接当着班上人的面给余漫送了99朵玫瑰,不过那花最后还是进了学校的垃圾桶。
  • 2016年04月22日 16:17:23
    从进入同一个班后,我和余漫没有说过一句话。
      余漫是我的仇人,现在我也是她的仇人。
      如今的我不再是当年那个随人欺辱的小孩了,现在,谁敢欺我一分,我必3分还之。
      就因为那样,那天我才会无耻的要求余漫给我用嘴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想让余漫用下面那张嘴帮我弄弄,以此来消我的心头之恨。
  • 2016年04月22日 16:17:42
    我和余漫之间的沉默是在5天后被打破的,这天吃过午饭我一进教室,就看到班上的很多同学都向我投来了异样的眼光。
      我察觉到不对,我大声的问:“大家都是怎么了?”
      我出口后,先前看我的人都别过脸去,那动作大有不屑看我的味道。
      我愣住了,最终还是班上的张飞给我解了惑。
  • 2016年04月22日 16:18:00
    “叶开,听人说,你老子为了荣华富贵抛弃了他的糟糠之妻,而你为了荣华富贵抛弃了你的妈,你说,有没有这样的事?”
      张飞从座位站起来,直接对着我质问。
      听到张飞的话,我差点直接吐血,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了,我父亲是为了荣华富贵抛弃了我的母亲,但我何时为了荣华富贵抛弃了我的妈?
  • 2016年04月22日 16:18:18
    一听到这话,我也立刻明白是谁在暗地里当着班上同学的面中伤我了。
      我一眼看向坐在教室中间部位的余漫,余漫现在也正看着我,她的嘴角上扬,正在对着我冷笑。
      我很想喊余漫起来对质,但我也知道这样的事是很难对质得清楚的,所以我按下怒火转向张飞:“张飞,眼见方才为实,耳听很可能为虚,这样在背后中伤我的人肯定是别有用心的。”
  • 2016年04月22日 16:18:38
    张飞听到我的话,犹豫起来,班上先前眼睛中对我充满敌意的同学也有很多犹豫起来。
      “这是有人在造谣,我叶开坐的正,行的直不怕别人的诬陷。”我乘热打铁,语气铿锵有力。
      “对,对,对,肯定是别有用心的人在造谣,我看叶开就不是那样的人。”
      说这话的人是班上和我关系还算不错的董凡,看到董凡挺我,我感激的向他点了点头。
  • 2016年04月22日 16:18:58
    “哼,哼,叶开,你就别装了,第一天见你,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敢拍胸脯保证,绝对不是有人在造谣,你就是那种为了过好日子连自己的亲妈都不要的混蛋。”
      段雷站起来了,这谣肯定是余漫造的,这段雷乃是余漫的头号追求者,他肯定会力挺余漫从而大献殷勤,而且我猜测这消息在班上这么迅速的传播开来肯定有这段雷的功劳。
  • 2016年04月22日 16:19:20
    我听到段雷的话怒了:“段雷,不是亲眼所见的事,你凭什么保证?你凭什么诬陷我?你再胡说八道,我告你诽谤。”
      段雷听到我的话也怒了:“你算哪根葱,就凭你也有资格告我?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市公安局局长和我爸是什么关系,法院的院长是谁的干爹?”
      段雷怒完开始得意洋洋,他的眼光不停的往余漫的方向瞟,这货说这话就是想在余漫的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的身份不凡。
  • 2016年04月22日 16:19:41
    我听到段雷的话笑了:“我知道你干爹遍天下,但就算你干爹再多,你也得讲理,你先前说的话对我纯属诬陷,就凭这一点,你再多的干爹都保不了你。”
      “你......”段雷气结。
      “谁说他是诬陷?”
      我没想到的是,余漫此时竟然站了起来。
  • 2016年04月22日 16:20:02
    看到余漫冷着的脸我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
      “余漫,我就知道是你在中间搞鬼,你说,你为什么要造这样的谣诬陷我?”
      事已至此,我只得和余漫正面对质。
      “呵呵,我怎么就是诬陷你了?你问你几个问题,你敢当着班上同学的面摸着自己的良心回答吗?”余漫冷笑。
  • 2016年04月22日 16:20:21
    我没有犹豫,我果断:“有什么不敢的,我又没做亏心事,我怕什么?”
      余漫见我答应,继续冷笑:“叶开,我问你,你亲生父母的家是不是在农村?是不是很穷?我问你的问题,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
      我回答:“是。”
      余漫再问:“叶开,这些年你是不是离开了你母亲生活的农村,住进了我妈辛苦打拼买来的豪宅?”
  • 2016年04月22日 16:20:40
    我回答:“是!”
      回答了两个“是”后我的脑子开始嗡嗡作响,我感觉余漫挖了一个坑,我没有犹豫就跳了下去。
      “同学们,事情一目了然,叶开和他的父亲为了荣华富贵不但抛弃了他们自己的家和家人,更破坏了另一个本来幸福美满的家,而我不但是亲眼所见,我更是这个事件里面的受害者。”
  • 2016年04月22日 16:20:56
    余漫做出了总结陈词,她陈词后,我知道完了。
      “叶开,你母亲生你养你,你怎么能因为荣华富贵就抛弃她了?”
      “叶开,你太过分了,和你这样的人在一个班我都觉得羞耻。”
      班上立刻炸开了锅,很多愤怒的女生直接站了起来指着我的脸对我进行唾弃和指责。
  • 2016年04月22日 16:21:13
    段雷此刻为了继续讨好余漫更是不遗余力的对我进行打击:“同学们,和这样的人同班就是一种耻辱,等会班主任来了,我们一起要求将叶开转班,否则我们就罢课!”
      “对,等班主任来了,我们要求叶开转班。”
      教室内回响连连,大家的声音中都充满了愤怒。
      我站在原地傻了,我是这个年代的人,我知道这个年代很容易因为片面之词就开始愤世嫉俗,余漫挖了这样一个坑,我跳下去后再跳进黄河都很难洗清!
  • 2016年04月22日 16:21:34
    “大家别听她胡说,她是诬陷我的。”我见现场状况马上就有失控的危险,为了自身的安危,我提高声音吼道。
      “胡说,叶开,你真无耻,你自己都承认了,现在又说是别人陷害你的,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我呸,叶开,看你长得人模人样,但没想到你骨子里这么不是个东西。”
      我不出声还好,我这一出声,教室内立刻是叫骂四起。
  • 2016年04月22日 16:21:50
    几个性格激进的女生竟然跑到了我的面前朝着我的脸上直接吐起了口水。
      “你们别太过分了!”
      我大怒,这吐口水的耻辱让我难以忍受。
      “我呸,我呸,吐你都脏了我们的嘴巴。”
  • 2016年04月22日 16:22:11
    向我吐口水的几个女生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张婷,这女人是我们班上四大丑女中的霸主,这死女人脸上一脸的青春痘,她那鼻子的大小都快要赶上她自己的嘴巴了,她一张嘴那液体就像下雨一样喷在了我的脸上。
      而且那丑女人嘴巴上说吐我都脏了她的嘴,她却吐得最凶,就在我弯腰呕吐的时候,那丑货都还在我的后脑上喷了好几下。
  • 2016年04月22日 16:22:29
    “余漫,你他么的太过分了,我叶开从小受尽你的欺负,现在你竟然还在咬我,你这恶毒的女人,你给老子解释清楚,否则我他么弄死你。”
      我这个人的性格本来还算冷静,但这会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猛冲向余漫一下就拽住了余漫的衣领。
      “啊,你干什么?”余漫惊叫,今天这女人穿的是一蓝色低胸的短装,我一抓不经意间就抓到了她胸前的肉球。
  • 2016年04月22日 16:22:46
    我抓完,也知道自己抓错了,我马上松手,改成了抓住余漫的一边衣角。
      “叶开,你干什么?余漫揭露了你丑恶的嘴脸,你难道还想当着全班人的面对她进行报复?”
      “叶开,你赶快放手,不然我们对你不客气。”
      班上以段雷为首的好几个男生现在都齐齐的冲向了我,尤其是段雷,那厮现在手里竟然提着一张板凳。
  • 2016年04月22日 16:23:03
    “余漫,你给不给我解释?”我脸上的颜色变了。
      余漫看着我,冷冷道:“你做梦,你就是那样的人,怎么解释你都是那样的人。”
      “你......”我气结的猛的一挥手后,余漫的尖叫声就响彻了整个高一年级的楼层。
      原来我气愤抓着余漫衣角的手一挥后,余漫身上的短装外衣直接“刺啦”一声成了两块。
  • 2016年04月22日 16:23:21
    今天余漫竟然没有穿内衣,我把她外衣一撕烂后,她胸前那两团小白兔立刻就蹦了出来。
      我看着余漫咽了咽口水,这虽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余漫的胸,但就余漫胸前的武器每见一次,我的下面就会亢奋一次。
      “叶开,你太无耻了,你竟然因为余漫揭露了你的嘴脸,你就当众对余漫耍牛氓进行报复,叶开,你真的太可恨了!”
      但这次我来不及亢奋了,因为现在余漫的同桌周琴正站起来对我咆哮。
  • 2016年04月22日 16:23:40
    “大,大不了,这衣服我赔她好了!”我挣扎着,此刻我脑子完全懵了,在眼前这形势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和解释了。
      “赔衣服!”
      “啪,啪啪!”
      周琴冷笑着,一连扇了我3个巴掌。
      “砰!“紧接着,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赶到的段雷一凳子砸在了我的头上。
  • 2016年04月22日 16:23:59
    我立刻就被打得两眼直冒金星,紧接着跟着段雷一起过来的几个男生那是你一拳我一脚的直接把我打得东倒西歪。
      “余漫,你没事吧!‘
      好在的是,提着硬家伙的段雷那厮为了占被我撕烂衣服的余漫的便宜而没有对我继续攻击,否则他再来两凳子的话,我就该“轰然”倒地了。
  • 2016年04月22日 16:24:20
    “你们别太过分了!”我反应过来,一伸手就抓住了正在向我出拳的张飞的脖子,我一用劲直接将张飞提起来摔在了地上。
      我这一手,把向我进行攻击的几个男生都吓住了,他们想不到我力气竟然会这么大。
      “叶开,你当众耍牛氓,现在还敢耍狠!”
      张飞爬起来对着我咆哮,教室里指责我的声音立刻又炸开了锅。
  • 2016年04月22日 16:24:40
    我没有再说什么,我知道现在这情况,无论我怎么解释都只会是越描越黑。
      我想不到,余漫竟然给我设了这么大的一个局,她竟然把我变成了如此的众矢之的。
      现在正是午休的时间,我们班上的声音把隔壁班的很多人都吸引过来了,总之,现在教室外面那是人山人海,我们班嘴巴很碎的几个男生和女生此刻正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做着演讲。
  • 2016年04月22日 16:25:05
    他们演讲的内容,当然就是我叶开如何如何的不是人,如何如何的当众耍牛氓撕烂了余漫的衣服。
      我没想到,这开学没有几天我就出名了,我相信我的名声在今天就会传遍这所学校,以后在这学校我无疑会成为大家误以为的那种无耻的小人。
      看着教室内和教室外的混乱,我坐了下来,现在我对教室内外对我的指责充耳不闻。
  • 2016年04月22日 16:25:23
    现在的这种情况,我最需要的就是冷静,我肯定,如果现在我还不能冷静下来的话,等会我死无全尸的可能都不一定没有。
      在半个小时后,我被叫去了班主任的办公室。
      “叶开,你为什么要当着撕烂余漫的衣服?”
      办公室内,我的美女班主任周雪在严肃的问着我。
  • 2016年04月22日 16:25:44
    办公司内现在除了周雪之外,教导主任牛振东,当事人余漫,我们的班长林颖儿也都在办公室内坐着。
      我略略思考,开始叫冤:“班主任,事情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我之所以会失手撕烂余漫的衣服,是因为她造谣诬赖我。”
      我说完,周雪望向余漫:“余漫,究竟是怎么回事?”
      余漫冷着脸望着我:“是不是我诬赖你,班上的同学都知道!”
  • 2016年04月22日 16:26:00
    余漫顿了一顿后,将脸转向了班长林颖儿:“班长,是怎么回事,你给班主任说吧!”
      办公室内,林颖儿开始绘声绘色的将先前教室内浮现在表面上的情况来了一遍回放,在林颖儿话音刚落,我的班主任周雪还没开口的时候,教导主任牛振东发飙了,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子上的一叠本子都被他直接震掉在了地上。
  • 2016年04月22日 16:26:18
    “害群之马啊!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不讲亲情,不讲人性的败类,人家余漫揭露了你的罪行,你竟然还敢当众耍牛氓报复人家余漫,苏老师,这样的学生如果不给以严惩,就是助长恶势力的增长,我建议,直接将叶开开除出学校,以正校威!”
      教导主任牛振东其脸上充满了愤怒,他是直接就判了我的死刑。
  • 2016年04月22日 16:26:54
    我站在办公室内,那是脊背上都在流冷汗,上高中,考大学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只有考上大学我才能真正的崛起,所以我怎么也不想失去这宝贵的学习机会。
      “班主任,真的不是那样的......”我想解释,却有些词穷,第一,是浮现在表面的证据都是对我不利的,就算我说烂了嘴,大家也不会相信我,第二,我确实是当众将余漫的衣服给撕烂了,这是全班的学生都能作证的铁一般的事实,就是当众撕烂女生衣服这一点,都足够我在这学校被判死刑。
  • 2016年04月22日 16:28:59
    现在我望着我的班主任周雪,我祈祷着她能心软一点,就算要惩罚我,我也希望她不要像牛振东说的将我直接开除,因为毕竟她才是我的班主任,我是她班上的同学,不管学校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必须征求她的意见,像今天这情况,我班主任如果愿意的话,完全是可以救我一命的。
  • 2016年04月22日 16:29:21
    “林颖儿,作为3班的班长,你觉得怎样处理叶开合适?”
      我不知道周雪为什么会突然征求林颖儿的意见,但我的目光在瞬时又移到了林颖儿的身上。
  • 2016年04月22日 16:29:39
    此刻我心里其实是绝望的,因为先前在教室里林颖儿就曾大声的指责过我,在这办公室描述我的罪行时,我看到林颖儿的表情是愤怒和不齿的,通过这些我能确定我在林颖儿心里的印象肯定是已经到了谷底的。
      希望一个对自己如此不齿和愤怒的人帮自己说话,这会不会是在做梦了?
  • 2016年04月22日 16:29:58
    办公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林颖儿的身上。
      林颖儿犹豫了一会,她终于开口:“叶开这事做的是很过分,他也应该接受惩罚,但将他开除,我认为严重了一点,高中是上大学的必经之路,这关系到每一个学生将来的命运和前途,人总会犯错,人也总会有选择上的错误,但俗话不是说嘛,浪子回头金不换,只要叶开肯改正,我觉得应该给他一个机会。”
  • 2016年04月22日 16:30:16
    林颖儿这话完后,我差点直接跪了下来。
      女神啊,救世主啊!‘
      娃娃脸的林颖儿本来就很可爱,现在她在我的心里比前面可爱了足有10倍,我想不到林颖儿竟然会帮我说话,我当众撕烂余漫衣服的行为只要是女生就会深恶痛疾的,在这关键的时刻林颖儿竟然会对我高抬贵手。
1 2 3 ... 24 下一页

发表回复

回复